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引婚入戲:墨少請自重

更新時間:2019-12-07 14:28:01

引婚入戲:墨少請自重 連載中

引婚入戲:墨少請自重

來源:愛看小說作者:泫星分類:言情主角:方櫻墨凌川

經典小說《引婚入戲:墨少請自重》由泫星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小說,本小說的主角方櫻墨凌川,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慘遭渣男劈腿利用,她本以為這個一手遮天的男人,會是她的救贖。但:“你只是我買來的玩物,作為替身,要乖。”男人一邊把她寵上天,一邊毒舌如甩刀。大豬蹄子!她怒而掀桌,甩下一紙離婚協議。這一刻,他終于亂了方寸。用盡手段,百般挽留。“不都說墨少高冷禁欲不近女色嗎?”“對著你就禁不起來。”“不是說我只是個微不足道的替身嗎?”“我錯了。”男人將兩個小包子塞到她懷里,一把攬住她的腰:“房子、孩子、公司都歸你,一無所有的我,求收留。”男女主身心干凈,1VS1~...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長這么大,陳嘉琪何曾受過這種委屈?頓時眼淚直打轉,屈辱怨恨的眼神死死盯著方櫻,都是這個死女人,連累得她受這種辱打。

可是,面對如此強勢冷酷的凌慕川,她哪敢再聒噪一句?只能將所有的恨意,都埋在心底,留待改日報復回去。

方櫻低聲道:“墨少,已經打她了,我們可以走了嗎?”

“走?你的手指,就這樣白白受傷?過去,把她的也給我割破!”

方櫻哪里下得了手啊?她連連搖頭。

墨凌川眉宇瞬間就積蓄了無盡煞氣:“別丟爺的臉,你要是不動手,回去我會收拾你的。”

方櫻為難的撿起跌落地上的刻刀,對著陳嘉琪,手抖了抖,怎么都沒辦法下手。這么殘忍的事,她做不了。

墨凌川臉色有些黑,到了忍耐的極限:“要么叫我一聲老公,我讓人幫你動手,要么,就讓你再受傷一次,讓你長長記性。”

方櫻趕緊走回他身邊,擺出最乖巧的模樣,甜美的低聲喚道:“老公,男人不是都不會對女人動手的么?你就大人大量饒她一次算了。”

“那也要看對什么人。你難道到現在都沒有想明白,那晚在云端會所給你下藥的,就是這個女人嗎?把你送到她老爸的床上,不單是趙欽的意思,更是她的意思。”

不但要搶她的未婚夫,還要讓她的老爸毀了她清白。這是何等惡毒**的手段!

方櫻大吃一驚:“真的嗎?你怎么會知道的?”

墨凌川不悅的蹙眉:“有什么事,是爺想知道,而知道不了的?”

“噢,也是。”

墨凌川提醒道:“對這種蛇蝎女人心慈手軟,說不定哪一天就會被她反噬。”

“只要她能知錯……”方櫻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見他臉色變了,怕他不高興,又要扣錢,她趕緊改口:“求老公幫我教訓這種壞女人。”

墨凌川高冷又傲嬌的指了指自己的唇,方櫻驚訝的眨眨眼,不是吧,眾目睽睽,這多難為情啊。

可是,惹他不高興,后果更可怕,臉皮比起自己安危和媽媽的醫藥費,真的不算什么,她一閉眼,湊過去,就在他唇上蜻蜓點水了一下。

正要直起身離開,腰部一緊,已經被他攬入懷里,坐在了他的腿上,他手臂用力,她跌進了他懷里,對著他深沉霸道的眸光,她知趣的再次吻住他,加深了這個吻,墨凌川渾身的冰冷躁怒氣息,才慢慢散去。

直到略微有些滿意了,才松開她,淡淡吩咐:“動手。”

扇陳嘉琪的保鏢一把攥住她的手腕,手起刀落,割破她右手三根手指,傷口很深,血流的很急,而且很疼,又怕。她鬼哭狼嚎起來,眼淚飆飛。

墨凌川又蹙了下眉:“太吵。再給她一點教訓。”

“是,墨少。”保鏢不由分說,將陳嘉琪左手三根指頭也割破。

陳嘉琪終于被嚇怕了,疼得要死,卻嚇得再也不敢哭了,只是疼得眼淚鼻涕直流。

墨凌川起身,摟著方櫻的腰向西餐廳外走去,下了最后一道命令:“你留下來,看著她把地上的血都舔干凈,不能遺漏一滴。否則,我會讓人廢了你的手腳,讓她老爸的公司陪葬。”

那保鏢趕緊應聲:“一定嚴格執行墨少你的命令!”

陳嘉琪又驚恐又羞辱,卻求告無門,頓時癱坐在地。

保鏢毫不客氣的揪住她頭發,往地上的鮮血處按趴下。

餐廳里無數雙眼睛目瞪口呆的看著,陳嘉琪恥辱無比,卻不敢違逆,只得趴在那里一滴一滴的舔著地上的血跡。

已經走出西餐廳的方櫻,嚇得打了個哆嗦,好可怕的墨凌川,對待女人太狠了。

摟著她的墨凌川,邊大步流星的走著,邊笑:“拍了?”

“……嗯。”

“為什么來這里受罪受辱?”

“想找份工作啊,不然,做個可恥的寄生蟲?”

“這么想要錢?”

“……”廢話,除了你身價千億的墨少,誰不缺錢啊,要不是一個錢字難住了我,我至于淪為你的玩物嗎?方櫻暗暗翻了個白眼:“嗯,我總得找份工作,免得一不小心惹你不開心扣了錢,媽媽的醫療費就不夠了。”

墨凌川嗤笑:“就這破西餐廳,你掙錢的速度,有我扣掉的速度快嗎?”

“……”方櫻再次無語,又氣又無奈:“我懂了,那墨少能不能……把上午扣掉的四萬塊,還給我?”

“你取悅到我了嗎?”墨凌川挑眉反問。

方櫻秒懂,趕緊踮起腳尖,想要吻他,墨凌川嫌惡的一把推開她:“別膈應我。你以為,你親,我就會要?”

“那……你要我怎么取悅你啊?”

“這就是你的問題了。”保鏢已經把車門打開,墨凌川一把將她推進去,自己也坐了進來。

方櫻被他的手勁兒弄得腦門撞到了車窗玻璃,也不敢喊痛,趕緊爬起來坐好,偷偷揉了揉:“墨少,什么事,可以讓你愉悅?”

墨凌川一個眼神都懶得再給她,示意保鏢打開車載的小型辦公桌和手提,開始處理起文件來。

方櫻偷偷看著他,暗暗腹誹,能不這么高冷嗎?一點提示都不給。天哪,要怎么取悅大爺你啊?

一路上,墨凌川都沒有理她,直到,他處理完了最緊要的那些商務郵件,才冷冷道:“這么花癡,你的臉呢?”

“……我這是對你的敬畏。”方櫻無語死了,她是偷偷瞄了他很多次,不是垂涎他的姿色,是怕的,愁的啊。

當然,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如此禍國殃民的男色,處于欣賞的路人立場,多看一眼也是正常的好伐?

去本市最有格調的中餐館吃飯時,墨凌川語調不帶絲毫起伏的道:“方櫻,記住自己的身份,你是墨太太,被人欺負了,就是丟我的人,知道嗎?”

小說《引婚入戲:墨少請自重》 第12章記住你的身份,墨太太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鬼怪小說
  2. 寵婚小說
  3. 耽美小說
  4. 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鸟叔登陆 重庆微信麻将群 全年最精准36码特围 网球比分 时时彩稳赚 专攻后2 二十年前的美国什么最赚钱 二分彩 广东快乐10分钟 国际泌乳顾问怎么赚钱 河南十一选五 排列3倍投计划 电商什么最赚钱 新浪体育欧洲杯 微信们赚钱 江苏快3下载安装 皇冠比分网即时比分 贵州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