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最難消受長兄恩

更新時間:2019-12-07 13:53:27

最難消受長兄恩 連載中

最難消受長兄恩

來源:麥子閱讀作者:阿木木分類:言情主角:顧明微顧連城

主角是顧明微顧連城的小說叫《最難消受長兄恩》,它的作者是阿木木寫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說,內容主要講述:重生后的顧明微摸了摸自己這張嬌媚臉,為了不重蹈上輩子的覆轍,這次回本家認親,她改了個身份,美嬌娘變成俏公子,前世的四小姐成為了四公子。只是當她見到顧家的嫡長子顧連城時,立馬嚇得花容失色!這不是當初她的救命恩人嗎?!顧明微:“……”兄長——請聽我解釋!顧連城:此女必有圖謀,難道識破他的身份?...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這是奴婢們這幾日連夜替四公子趕制的新衣,還請四公子上身試試。若有哪里不合適的,這便拿回去改。”繡娘笑盈盈地說道。

顧明微雖沒用過什么好東西,可在顧府待了這么多年,眼力還是有的,知道這些料子的貴重,連忙到屏風后頭換了。

顧府繡娘的手藝很好,這幾件衣裳渾身上下竟沒有一處不妥帖的。

顧明微謝過了兩人,又從自己的月錢里拿了點出來作為打賞,繡娘們接了打賞,滿面紅光地離開了。

墨香來的時候,正好與繡娘們撞了個正著,側身給她們讓了道,便跨進門檻踩在斜瓦鋪成,間隙里塞著綠茸茸青苔的地磚上。在滿院子瀑布一樣的藤蘿之中,穿過院門前的一道小跨橋,走到顧明微房前。

顧明微正把那箱子挪了個地,便看見墨香從外頭伸進頭來,問她:“這些衣裳四公子滿不滿意?”

“滿意,滿意。”顧明微咧著嘴笑。

作為一個愛俏的姑娘家,漂亮的衣裳怎能不喜歡呢?只可惜這樣好的料子都做了男裝,若是給她個一匹半匹的,就憑她的手藝一定能做出比外頭的藤蘿還好看的裙子來。

“四公子喜歡就再好不過了。”墨香被眼前少年的笑容感染到了,笑著露出了自己的小虎牙。

他忽然想起,繡娘來送衣裳時是先到主子屋子里去的。當時主子已經打賞過了,還特地給了雙份,多出來的一份自然就是替四公子打賞的。不過,四公子多給了一份也好,這樣一來以后顧府的繡娘替四公子辦事手腳自然就麻利了。

顧明微來到顧府之后,沒幾個說得上話的人,這幾日在長兄院里養病,得空了就和墨香湊在一起嘰嘰咕咕地說些府里的八卦。

一來二去兩人好得就差穿一條褲子了,她多嘴說道:“就是不知為何,我總覺得這衣裳看起來怎么那么眼熟呢?”

墨香在心里翻了個白眼,可不就是眼熟嗎?往常討好他家主子的人不知多少,也不知四公子哪里入了主子的眼,就連衣裳都是仿著主子的樣式做的。也就只有四公子了,別人哪有這樣的待遇?

“四公子,不是小的說,小的覺得您應該去謝謝我們家主子了。”

今日的春光很好,顧明微看到她長兄的時候,就見她長兄坐在他房間大大的月洞窗旁看書。

暖融融的春風拂過,幾根發絲在風中游動,錦袍外罩了一層繪著松竹的紗衣,衣帶在懸在窗邊的圍欄上,更顯得長兄吳帶當風,如同畫里的神仙一般。

長兄看書時不喜歡任何人打擾,顧明微便悄悄地找了個位置,自己坐下來抄佛經。

等到顧連城發現房里多了個人時,他手里的書已經翻了一半了。他從窗臺上下來活動筋骨,順便過來看顧明微的字練得如何。

沒想到一走到近前,還沒看她的字,倒被她身上茶白色衣裳吸引了。

兩人的衣裳都是一樣的,只不過衣上的繡樣有所不同。剛才繡娘來送衣裳,他便親身試過這一件,沒想到穿在顧明微身上,竟有一股難言的味道,清清柔柔的,就好似再過幾個月會開的純白的茉莉花。

“長兄,你看完書啦?”少女察覺他的靠近,立刻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顧連城虛咳一聲,目光從她身上移到她抄的字上:“不錯。”

顧明微知道她長兄輕易不夸獎人,她這些天的苦練可算沒有辜負長兄的期望。仗著長兄的夸獎,她膽子大了不少,走到書桌面前,像棵小松柏一樣挺直了自己的身板,對長兄軟軟道:“聽墨香說,阿微能得這些衣裳,多虧了長兄慷慨解囊。”

對比起旁人來,少女總是對自己的聲音游刃有余。她愉悅的時候,音色便清凌凌的,叫人聽了也情不自禁露出笑容。

她在顧連城面前轉了一圈,好叫顧連城看清楚她穿得這衣服是什么模樣。

輕盈的衣角隨著旋轉翻舞,就連她眼里的神采也飛舞起來。她只轉了一個圈,卻像跳完了一首胡旋舞,停下來眼珠子亮晶晶的看著她長兄:“好不好看?”

顧連城的眼光雖高,說話卻也一向客觀,一個“好”字正要吐出口,就見她驟然皺然蹙起眉頭,心疼地撫著衣擺:“不過坐了一會兒,怎么就皺了?”

顧連城覺得好笑,勾了勾嘴角:“這有什么大驚小怪的?”

少女耷拉著腦袋,眼角眉梢的喜悅都被抽走似的:“我以前從未穿過這樣好的衣裳,方才拿到衣裳的時候,便想著若是能做成裙子該有多好。長兄你信不信,我穿裙子比穿袍子好看不知多少倍!”

顧連城被她問得心頭癢癢的,卻又覺得她貪得無厭:“這是你自己選的路。”

“也是。”少女雖然泄氣,卻沒有生氣,伸出只穿著襪子的腳,蹭了蹭腳底光滑的地板,“若是還同以前一樣,我寧可以后都**裙子了。”

后面一句話很低很低,低得顧連城的耳朵都捕捉不到她究竟在說什么,只聽到一陣模糊的聲響飄進風里去。

再看向少女時,她臉上多了幾分笑容:“今日的佛經已經抄完了,我就不打擾長兄了。”

顧連城點了點頭,就看見外頭的墨香在探頭探腦,心下了然,卻止不住皺了下眉頭。

“去吧。”他淡淡地說道,末了又補上一句,“既然你已經好全了,便不要每日酣玩。我聽說你幾個姐姐妹妹,前幾日已經去了族學,府里只有你一個松在家里,實在太不像話,明日便回族學上學去吧。”

誰料,顧明微卻很是高興地答應了。

顧連城有些意外,卻也沒多想什么。把人送到族學去也好,他來京城將近一個月,確實也有重要的事要辦,總不能每日待在院中給她當老媽子。

第二日,顧明微換了一身絳紫色繡白色團鶴紋的衣裳,頭上戴了金冠。絳紫色布料很挑人,一個不好便襯得人老氣。可顧明微不一樣,她穿上這身衣裳之后,身上的女氣便弱了幾分,多了幾分清貴的氣質。

若是走到京師的街頭上,說是王公子弟也必有人信。她這副打扮并不過分越矩,卻連顧府的兩個嫡子都被比下去了,可謂是一來就出盡了風頭。

小說《最難消受長兄恩》 第16章:以后都**裙子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總裁小說
  2. 科幻小說
  3. 靈異小說
  4. 婚姻愛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鸟叔登陆 时时彩万千龙虎和玩法 亿客隆彩票 分分彩平台客户端 能买北单的app 365彩票网址 福彩试机号 北京赛车pk10安卓版 求注双色球号码 网上棋牌 白小姐资料一马中特 闲来麻将赚钱下载安装开挂 足球即时指数是什么 快乐十分开奖网址 山东群英会 福彩3d组选尾数 快乐飞艇一天开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