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云山此去事事休

更新時間:2019-11-27 12:02:20

云山此去事事休 連載中

云山此去事事休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南鄰若水分類:武俠主角:陸云休落塵

主角是陸云休落塵的書名叫《云山此去事事休》,本小說的作者是南鄰若水寫的一本武俠情緣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原是江湖上頗有威名的武林世家,不料一夜之間遭遇了滅門慘劇。此事來的蹊蹺,無人敢去探究滅門背后的恩怨。江湖一時群龍無首,各大門派因此蠢蠢欲動,紛紛想爭取江湖第一的位置。十五年后,看似風平浪靜的江湖,突然因為一個年僅十五歲少女的出現而重新掀起波瀾。當她在江湖中經歷了愛、恨、情、仇,最終成長為一個能夠獨當一面的掌門之后,面對許多年前滅門慘案的真相,她究竟會做何選擇?...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白閱給嬰兒開了治病的方子,又將煎好的藥放在桌上,這才得了閑,安靜的站在陸綰身旁。

陸綰看了眼冒著熱氣的湯藥,開口問道:“這孩子看起來還不足月,中藥那么苦,她喝的了嗎?”

“谷主放心,我已經在湯藥里放了冰糖,苦味已經減少了許多。給不足月的嬰兒喝,也沒什么影響。”白閱低著頭回答。

陸綰聞言,輕輕點了點頭。嬰兒額頭上的毛巾已經浸了許多次水,經過幾次的冷敷,那嬰兒的額頭也沒有先前那么燙。

白閱站在陸綰身旁看著陸綰喂藥,心里也不禁思索起衡耀門和這個嬰兒的事情。經過方才聞蕭那么一說,白閱也有些憂慮。他等陸綰喂完藥,還是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問道:“谷主,崇林一路將這個嬰兒送到谷中,要是被衡耀門的仇家得到消息了怎么辦?且不說此事對忘憂谷的影響,怕是這個嬰兒……也會被仇家報復的。”

“這個孩子出生時,本就已經對外封鎖了消息。衡耀門掌門早已料到會有仇家記恨他,所以為了保護這個孩子,除了衡耀門的弟子,知道這個消息的也只有你我二人了。我之所以沒有告訴你這件事情,也是因為保護這個孩子。如今,衡耀門已經出了事端,我也不得不將真相告訴你了……”陸綰說完話,緩緩站起身子,抬頭看著白閱問道:“白閱,你不會因此而怪我吧?”

白閱聽完了陸綰的解釋,雖然有些意外,但也是在情理之中。不管怎樣,孩子都是沒錯的,衡耀門掌門這么做,也屬實是個考慮周全的人。只是……對于白閱來說很重要的人,最終還是葬身在此次滅門事件中。

陸綰沒有等到白閱的回應,以為白閱是生了她的氣。陸綰抬起頭,定睛看著白閱的眼睛,小心翼翼的問道:“白閱,你……你是不是生我的氣了?”

聽到陸綰的問話,白閱猛然回過神來。他眨了眨眼睛,低頭看著陸綰關切的目光,有些沉悶的回答:“我沒有,谷主多心了。”

白閱的眉眼充滿著悲傷,陸綰自然是看得出來的。白閱一家自小在谷中長大,陸綰也是和白閱一群人自小長起來的,又何嘗不知道白閱的心思?陸綰輕咬嘴唇,深吸了一口氣,低聲說道:“白閱,你是不是……想起了你的姐姐?”

“姐姐”這兩個字,猛然間戳中了白閱的心事。白閱雙瞳緊縮,身子也猛地一顫,眸子中是一副悲痛的神色。

見白閱如此失態,陸綰便知道她猜到了白閱的心思。陸綰伸出手,輕輕握住白閱有些冰涼的雙手,輕聲安慰道:“白閱,她對于我們來說,是個很重要的人。我自小和你們一起玩耍,也受過姐姐的照顧。如今她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我也很難過。只是……人已經逝去,但我們還活著,不是嗎?”

陸綰的話像是一團柔軟的棉花,溫柔的撫慰著白閱的心臟。奇怪的是,陸綰說的話對于白閱來說,總是有種奇特的功效。藥物治療不了白閱的憂愁,陸綰卻用寥寥幾句便能讓白閱好受很多。

白閱聽完了陸綰的安慰,輕輕點了點頭。他扭頭看向床上安睡的嬰兒,目光由悲傷變得溫柔。

“我總是在想,姐姐當初若是沒有嫁到衡耀門去,如今的結果會不會都不一樣?姐姐那么溫柔又優秀的一個人,舍棄了眾人敬仰的祭師的位置,不惜遠離生活了十幾年的忘憂谷,只為了嫁給那么不可一世的衡耀門掌門。那么霸道的一個人,甚至都不愿意讓姐姐再回到谷中探望我們,以至于姐姐和我們許多年都沒有見過面。這……這真的值得嗎?”白閱低頭直視著那個嬰兒,說出這一大段話時,臉上都沒有明顯的波瀾。

白閱平時是個鮮少會說很多話的人,即使是對陸綰,也只是說的恰到好處而已。如今白閱一連說出這么多話,顯然是白洛夕的死,給白閱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陸綰想到這里,心里也有些擔憂。她輕嘆一口氣,彎腰抱起床上的嬰兒,小心翼翼的送到白閱懷中,隨后笑著說道:“可是,如果你的姐姐當初沒有選擇嫁入衡耀門,也只能一直待在忘憂谷做個祭師罷了。沒有機會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沒有機會見到那些武林高手,也不會有一個截然不同的人生。你看,這個孩子,可是你姐姐的寶貝。她的身上流著洛夕的血液,不也是洛夕生命的延續嗎?”

陸綰剛說完話,那小嬰兒似乎是感應到了什么,徐徐睜開了眼睛。白閱低頭看向懷中的嬰兒,眉宇間透露著一絲憂郁。

許是陸綰的話起了作用,白閱細細端詳著嬰兒的面容,竟然覺得那嬰兒竟也有幾分白洛夕的神韻。白閱定睛看著嬰兒,那小嬰兒也同樣睜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白閱的臉頰。細膩的肌膚下透著一絲粉紅,眼睛像是兩顆黑色的寶石,閃著明亮的光。

白閱和嬰兒對視了許久,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嬰兒的臉頰。那小嬰兒張開嘴巴,發出了含糊的聲音,兩只小手也開始不安分的伸出了棉墊。

細嫩的小手在空中揮舞了兩下,便輕輕握住了白閱的手指。嬰兒的力量是那么微弱,像是一片羽毛落在了白閱的手指上,那么輕柔又溫暖。溫度順著食指蔓延進白閱的心臟,白閱突然感到了白洛夕曾經手掌的溫度。

見著白閱那么溫柔的看著嬰兒,陸綰的心也變得柔軟。她站在白閱面前,低頭看著嬰兒稚嫩的臉頰,含笑說道:“你看她多可愛,不如……我們給她取個名字?”

“名字?”白閱微微一愣,繼續說道:“可是,她不是叫長孫云嗎?”

“長孫是衡耀門掌門的姓,若是再用下去,遲早會被仇家發現。她的生母是你們白家人,要不……就跟著你們姓白吧。”陸綰看著白閱,開口解釋。

小說《云山此去事事休》 第五章 白洛夕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未來小說
  2. 武俠小說
  3. 貴族小說
  4. 幻想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鸟叔登陆 上海快三下期开什么 天津十一选五 广东快乐十分官方下载 在内蒙干什么赚钱 广东好彩1 体彩中心p3开机号 我要下载舟山体彩飞鱼 陕西麻将官方网站 天刀脚本怎么赚钱 pk10稳赚qq群 怎么利用企查查赚钱 8月19日竞彩比分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今天 足球竞彩公式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查询 网络快三大小单双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