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總裁 > 前夫當道:腹黑大佬呆萌妻

更新時間:2019-11-19 11:05:31

前夫當道:腹黑大佬呆萌妻 已完結

前夫當道:腹黑大佬呆萌妻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云淺淺分類:總裁主角:戚安九靳南楓

精品小說《前夫當道:腹黑大佬呆萌妻》是云淺淺最新寫的一本總裁言情風格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戚安九靳南楓,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一場聯姻,他們走到了一起,本想要的細水長流卻被他沒有休止的傷害與背叛徹底打碎。 她裝冷,裝老,裝丑。 本以為離婚以后的生活會一身輕松,只是肚子里的孩子來的卻讓她措手不及。...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蔚藍的天空,起伏海浪撲打沙灘。

一個穿著白色禮服的男人,手里捧了一大把滿天星。失魂落魄的坐在游艇上看著不遠處的島嶼。

他對面的游艇,赫然站著的幾個女人在偷偷的打量著他,但卻不敢靠近。

因為他即使看起來五官如此平易近人,但此刻全身卻透露出一種悲傷的氣息。

如同一座雕塑立在那里。

估摸著大概是這個位置了,沐城對著大海將手中的滿天星朝大海撒去。

“先生,不能往海里扔東西的,先生......”

海上巡邏的警衛朝他這里大喊。沐城沒有理,反而盯著海面上飄著的滿天星傻傻的笑。

安九,我來看你了!

眼角,劃過一絲冰涼的淚珠,警衛將船開近,他也沒有絲毫察覺。

他的眼里,現在只有一個笑容甜美,溫柔到惹人疼惜的女人。

戚安九!

落地窗前,戚安九一如既然無聊的盯著讓她作嘔的大海。

突然看到朝她飄來的滿天星,眼底閃過一絲喜悅。

她喜歡這種話,這種簡單卻美麗的花朵。

但是,它為什么會從海面飄來?

戚安九好奇的赤腳朝外面跑去,恰好女傭都在各忙各的,沒有發現她已經跑到了大門口。

或許,他們不是沒有發現,而是覺得她并不會離開這里一步。

畢竟兩年,她的活動空間,只有這間屋子。

悄悄的推開大門,外面的空氣瞬間讓她神清氣爽。

微風吹起她米白色的長裙,一股清流涌進她的心扉。

久違的空氣,久違的自由,她禁閉著雙眸享受著。

一邊的沐城,被兩個警衛攔住。他宛然一笑,抓著其中一個警衛就怒吼的詢問。

“呵,我撒個滿天星你們就過來了,怎么曾經這里有人落海你們為什么不在?為什么!”

他的眼眸變得殷紅,一種悲痛的感覺籠罩著他的全身。

看到兩個警衛迷惑的神情,他冷笑著后退幾步。

“我要給安九建一個墓,用滿天星來建......”

說著他令人將游艇朝不遠處的小島上開去。

到達那里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整個島嶼被籠罩在夕陽的余暉中,讓周圍的氣氛也顯得格外的悲傷。

沐城抱著一堆滿天星下了游艇,愣愣的走在島嶼上。他在尋找一個最適合的地方。

不遠處,一個背影吸引了他的目光。

長發及腰的女人,一身米白色的長裙,赤腳在一邊撿著飄過來的滿天星。

看不清她的臉,但卻讓沐城神往的朝那個地方走去。

“好漂亮的花,只可惜飄到這里都碎了......”

看著這些破碎的花朵,戚安九心里十分心疼,嘴里不住的念叨著。

不遠處的沐城聽到這個聲音,混身一震。抱著滿天星的雙手在顫抖著。

是她嗎?那樣像的背影,那樣像的聲音!

還是說,他進入了天堂?

撿了一堆還完整的滿天星,戚安九滿意的轉身站起身來。

因為蹲的時間太久,腳有些發麻,身子突然有些不穩。

一個人影迅速朝她奔來,一雙手完好的上前扶住她。前方,是一堆散落的滿天星。

你知道為什么我喜歡在客廳放滿天星嗎?

為什么?

一個畫面突然在戚安九的腦海里閃現,一個豪華的客廳,她一些的著把滿天星插在花瓶里,然后回頭微笑的對身后的人說。

呼吸突然上下不勻,頭疼,很疼!

她伸手捂住頭,蹲在地上痛苦的卷曲著。而他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頭頂,努力的安慰著她的情緒。

直到認真看清了她的面龐,那樣清秀美麗的臉蛋,那樣清澈的瞳孔,除了她戚安九,還有誰?

他一把將她攬入懷中,眸光里滿是驚喜和詫異。

“安九,是你對嗎?安九!”

聽到喚她安九,她突然愣住,緩緩的抬頭,盯著眼前這個看起來溫柔到滴水的男人,此刻,他的一雙眼眸里寫滿的心疼。

那是一種和靳南楓截然不同的感覺。

她的頭竟然漸漸不疼了,這個男人到底是誰?

“你是誰?”

她警覺的掙扎開他的懷抱,一步步的往后退。

美眸里閃爍著害怕的神色。

“安九,是我,我是沐城,你七年的,同學!”

說后面兩個字的時候他的語調突然輕了許多。

那么多年,他們的關系,始終還是定格在同學的關系層面上,想想都覺好笑。

“沐,沐城?”

戚安九在腦海里搜索著這個名字,一種很溫暖的感覺回響在她的心里。

他應該是個好人,不然提到他的名字,她的心不會那么溫暖。而不像靳南楓一樣的害怕和緊張。

看著戚安九漸漸安定下來的模樣,沐城突然舒心的笑了。

老天,終于讓他遇見她了!

她居然沒有死!

當初離開靳家后,他們就被人追殺,看到的每一個人都說,戚安九落海后隨即被海嘯撲滅,幾乎沒有生還得可能。

沒想到,她居然沒死!

沐城的笑著露出一排整齊潔白牙齒,嘴角小小的括號看起來那樣陽光而美好。

這個笑容,似乎在她的夢里經常出現。

她所有的回憶,似乎真的能夠想起來,只是,靳南楓不愿意讓她想起來。

想到靳南楓,她眼底閃過一絲悲傷。眼簾低垂,一雙瞳孔黯然無神。

“安九,你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

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為什么會什么都不記得?

沐城握著戚安九消瘦的雙肩,疑惑的詢問著。眼里滿是擔憂的神色。

戚安九沒有說話,因為她不知道從何說起。

說她落水失憶然后被自己的丈夫救了,還是說救了之后被一直關在這里?

無論哪一種,都讓她難以啟齒。

“你認識我對嗎?”

沐城淡淡點頭,溫柔的一笑。只是他的笑容里帶著淡淡的憂傷。

“可是,我只記得你的笑容,記得提到你名字時心里的溫暖,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記得了!”

其他的,她真的不記得了。

“沒事,安九,我會讓你想起來的。”

盡管是安慰的話語,但說出來的時候他心里還是帶著淡淡的憂傷。

她不記得他了。不過,只要她還活著,其他的一切又有什么關系呢?

他看了一眼前方的游艇,一把拉住戚安九的手。

手掌交匯的剎那,那樣溫馨的熟悉感。

“安九,我帶你離開!”

她的眼眸突然閃過一絲驚喜,離開這里,可是她夢寐以求的事情。

但隨即轉變得黯淡無光。她走了,他靳南楓會放手嗎?

“戚安九,你在做什么!”

身后,如同幽靈一樣的聲音,靳南楓冰冷的吼聲即使在空蕩的空間也聲聲入耳。

他果然來了,就像噩夢一樣,她無法擺脫。

戚安九突然清醒過來,警覺的推開沐城。身子顫抖的看著一步步朝她走近的靳南楓。

其動作之快,讓她自己也覺得詫異。

她在害怕什么?

明明他這樣無情的對她,把她當寵物一樣的飼養,她到底在因為他怕什么?

“果然和你有關!”

沐城一臉鎮靜的攔在戚安九的前面。冷笑的看著靳南楓眼底一閃而過的緊張。

靳南楓徑直走來,他臉色陰霾,一雙冰眸冷漠到了極點。

和沐城擦肩而過的瞬間,他語調陰冷,在明顯的壓低著怒火。

“沐城,四年前她戚安九是我的,四年后,她戚安九也還是我的!”

靳南楓的聲音如同宣誓一樣的決絕。

頓時,空氣里劍跋扈張,仿佛只要斷一根弦,就會引起軒然**。

沐城冷笑出聲,轉身盯著靳南楓怒吼出。

“所以你用的方法就是讓她失憶?讓她忘記,當初是你親自逼她離開,然后逼她跳海的!”

靳南楓的腳步瞬間停滯不前,對著一臉驚愕的戚安九,他竟然有那一剎那間的失神。

當初,是他親自......

他以為,她不會離開他,所以才會和薛斕馨曖昧不清,他以為,無論他說什么,她還是會在家里安然等他回來......

可是,他錯了!

錯得很離譜!

突然,戚安九只覺大腦發麻,一股寒流從她的腳尖涌遍全身。

冷,真冷啊!

她不可置信的睜大著眼睛,盯著離她一步之遙的靳南楓。

她只知道他不想讓她恢復記憶,卻從未想過,原來讓她痛不欲生,害怕記起來的人,居然是他!

心里,翻江倒海的惡心感涌上心頭,她不住朝海邊跑去。

還真是惡心!

對著前方空落落的位置,靳南楓始終還是沒有邁出一步。

心中的怒火漸漸消散,轉而是突如其來的慌張。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沉淀。

沐城朝戚安九跑去,一把抱住她。

戚安九愣愣的回頭,盯著站在原地依舊面無表情的靳南楓。

是不是不管發生了什么,她靳南楓都永遠是一副屹立不倒,面不改色的樣子?

心里,一陣揪疼。

“靳南楓,我要帶安九離開!”

靳南楓默默不語,只是轉過頭,眼神復雜的盯著戚安九。

戚安九心里一悸,兩年了,她一直以為他對她,是怨或者是恨。

甚至在知道她落海真相的那一刻,她心里的憤恨都沒有此刻的悸動。

他的眼里,閃著不舍和彷徨,還帶著顫抖的不知所措。

到底是因為曾經的愧疚,還是她要離開的不舍?

這一刻,看到他的神情,她竟然鬼迷心竅到沒有那么在意真相了。

甚至想,一步步的靠近他。

她剛邁出腳步,就被沐城一把拉住。

“他就是一個冷酷無情的冷血動物,安九,我們走!”

戚安九愣愣的縮回了步子,任憑被沐城拉著走。

她依依不舍的回頭,望著那個站在原地沒有動彈的男人。

她無法想象,那個一向高高在上,桀驁不拘的男人,此刻,竟然會如此滄桑,如此憂傷。

她就要走了,他守護了兩年的戚安九,就要跟著另一個男人走了,如同四年前一樣的場景。

但是,他邁不開腳步,因為,曾經,畢竟是他親自逼她離開。

是他給她的回憶里制造了可怕的阻遏,所以她才會在心底深處一次次地拒絕想起。

他想沖上去,留住她。告訴她,不要走。

看著她一步步的離開這個地方。心里一種悸動讓他無法控制自己,尊嚴也好,執著也罷。

他邁開步子拼命的朝戚安九跑去。

以至于戚安九一回頭,就栽進了一個溫熱的懷抱。

他用力的將她的身子揉進胸膛,精壯的身體讓她無法掙脫開。

感覺到被他抱的喘不過氣,戚安九突然想起來那幾個晚上。

他的疲憊,他的睡臉。

他低聲在她耳邊懇求道:“不要走......”

他哽咽著,聲音低沉得像個被拋棄的孩子。

戚安九渾身一震,她無法想象。這種溫柔的話語,竟然會從他高傲,清冷的靳南楓的口中說出。

旁邊的沐城一把將戚安九拉回來,怒視著靳南楓。

“你還真是不要臉啊,靳南楓!安九,我們走!”

被沐城拽著的手有些生疼,她想離開,想恢復記憶,想知道是不是真是他逼她離開的。

但是看到他這樣的表情,如果不是,他肯定會反駁。

所以,真相如此,不容質疑。

心里一陣寒冷,是失落,是無奈。

她生硬的轉過頭,不再看靳南楓。

跟著沐城踏上了游艇。如果可以,她還會回來!

松開她的身子,靳南楓怔怔的看著她踏上游艇。

復雜的雙眸希望能夠在她身上得到一絲慰藉,一個回頭。

希望她回過頭告訴他,她不在乎,她不離開!

看著游艇啟動離開,靳南楓一雙漆黑的瞳孔里瑩光閃爍,笑得那樣凄涼悲傷。

鋪天蓋地而來的情緒,卷席了他的呼吸。

看著漸漸消失的游艇,他突然埋頭蹲下。

她,還是,走了!

小說《前夫當道:腹黑大佬呆萌妻》 第10章 遲到的離開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女強小說
  2. 輪回重生小說
  3. 娛樂圈小說
  4. 豪門世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鸟叔登陆 爱玩游戏大厅下载 急速赛车11 贵州快三开奖推荐 郑州彩票大奖 澳洲幸运8计划 广东26选5奖结果查询 卖牛仔裤赚钱吗 广西快3一定牛遗漏号码数据查询 保安中彩票 宾馆酒店如何赚钱 36棋牌一万金币是多少 辽宁棋牌手机版下载 pc蛋蛋预测神网站 大富豪棋牌旧版下载 点数大战彩票中奖图片 大富豪棋牌旧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