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幸得相愛,蕭少蜜蜜寵

更新時間:2019-08-21 17:56:22

幸得相愛,蕭少蜜蜜寵 連載中

幸得相愛,蕭少蜜蜜寵

來源:掌讀520作者:糊涂阿四分類:言情主角:宋一蕭瑾冬

經典小說《幸得相愛,蕭少蜜蜜寵》是糊涂阿四所編寫的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主角宋一蕭瑾冬,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我一直覺得上帝在關上所有門的時候忘記給我留一扇窗,要不然我不可能竭盡全力去挖蕭瑾冬這個坑,最后把自己埋死!“走吧宋一,你再不走,我要反悔了!”...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蕭瑾冬很忙,從他十八歲成人開始就很忙,夜以繼日的,我很好奇他手里那些總也看不完的文件到底是用來做什么的。

“出去!”蕭瑾冬看都不看我一眼,就直接冷冷地下了命令。

我低頭看了眼自己,黑色絲質吊帶睡衣剛剛遮住**,一雙修長的腿怎么看也不會像豬肉那么不吸引人吧。我扯了扯胸口的帶子,讓自己看起來更加風塵嫵媚,手扶在墻上,捏著嗓子剛要開口,蕭瑾冬的目光就投了過來。

冷的,厭惡的,不帶任何情欲的,就那樣直直的落在我的臉上。

我嚇得一哆嗦,很沒出息的想要轉身逃,可是心底的恨卻又強迫我僵硬的笑出來。

“我不美嗎?你不想要我嗎?蕭瑾冬,我還餓著肚子那!”

我說的嬌嗔魅惑,蕭瑾冬卻突然皺了眉,“宋一,你不是**!”

我笑,腳步堅定地往前走,姿態優美。“是或者不是,在你眼里并沒有區別?”我扭身跨坐到蕭瑾冬的身上,手滑過他的睡袍。

“如果你的手不抖,如果你沒有在裙子里藏著一把剪刀,如果你身上噴著的香水不是我最厭惡的牌子,宋一,我便承認你是個**,我蕭瑾冬的**!”蕭瑾冬笑的涼薄,我怔在原處,自導自演的那么諷刺,那么可笑。

我將剪刀坦然的拿出來,仿佛還能聞到記憶中鮮血腥甜的味道。我將它反手握在掌心,目光灼灼地看著身下的男人,“蕭瑾冬,你就不怕,我真的殺了你嗎?”

“不怕!”蕭瑾冬笑,“如果我死了,一定和你同葬!”

我抑制不住大笑,果然這個世界上只有蕭瑾冬最了解我,包括我的恨,我的猶豫,我的不舍。

沈佳寧說,宋一,你是可以選擇的,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將來。

你看,我不能!我對著空氣攤攤手,仿佛沈佳寧就在那里看著,看著我失敗,看著我一次一次自欺欺人的沉淪。

“這個游戲一點也不好玩!我走了!”我從蕭瑾冬的身上手腳并用的爬下來。

蕭瑾冬從來不是一個縱欲的人,除非被惹毛了。我一直覺得,女人站在他面前,都及不上他手里文件中的一個小逗點兒。

我被他反壓在身下的時候,心里想著,我可能是他文件里的那個至關重要的數字吧,要不然這個男人為什么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我的身上。

“一一,睜開眼睛!”蕭瑾冬的聲音性感的撩人心弦,我依言睜開,看著他俊朗的臉,隱忍的眉角和深邃的眼睛里難以描述的情潮。

我精疲力竭,以為再也沒有那個勇氣。原來,隱藏在心里的那些恨,會真的激發出人內心最狂野的情緒,我將那把被扔在床頭柜上的剪刀狠狠地插在了蕭瑾冬的背上。

我用了全力,看著他痛苦的凝眉,看著他將手掐在我的脖子上,卻又無力地倒下來。

我伸手抱住他,死死的,眼淚流了滿臉,手上粘稠的液體溫熱灼人。

“蕭瑾冬,你看,你死了,我還活著,這才是故事本來應該存在的結局!”我哈哈大笑,笑自己對蕭瑾冬的了解。笑蕭瑾冬對自己的縱容。

我站在市區最繁華的商業街,來往的行人看到一個漂亮的長頭發姑娘,呆滯的,無所適從的。我等了整整五個小時,我知道,無論蕭瑾冬在哪,無論他手里的合同到底多少個億,五個小時,足夠他處理完所有的事情趕過來,如果他趕不過來,我就跟那個面包店的老板睡在一起,用身上的剪刀殺了他,將自己付之一炬。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蕭瑾冬,你不該來的!”我聽見心里有個聲音輕輕地嘆息著,仿佛這輩子的眼淚都流干凈一般。我用盡全力給蕭瑾冬穿好了衣服,他死了,也是要面子的啊。

血將床單染紅了,刺目的紅。剪刀被我扔在垃圾桶里,這個動作仿佛做過很多次,只不過剪刀卻是第一次。

“明明應該是菜刀的啊,我記得!不會錯的!”我喃喃自語,難以置信,踉蹌奔走。

不知道什么時候下的雨,將我身上的血污沖洗干凈,我赤足而行,跑的累了,就蹲在路邊,長發遮住了屈辱的身體,我顫抖著,等待有人來尋。

“蕭瑾冬,我害怕!”我抱著自己,心里絕望至極。蕭瑾冬不會來了,無論我等五個小時,等十個小時,還是等一輩子,他都不會來了,因為他死了,即將被掩埋,化成白骨,永遠睡在新立街108號。

我吃吃笑了起來,抬起一只手伸向雨里,等待著,等待著有人給我十塊錢,無論是誰,我跟他走,生死不論。

上天第一次沒有讓生活輪回成一個圈,我沒有被人撿起,就那樣昏迷在荒草中,奄奄一息的被警察和人群圍住。

一個女人,衣衫遮不住身體,狼狽凄慘,任誰都會臆想出一場完美的大戲,而這出戲的主角,也就是我,一定悲慘的比十八層里的惡鬼還要可憐。

我木然地坐在警察局里,面前是一杯熱咖啡。我不喝咖啡,很苦。可是沒人給我換。有人過來詢問我,問了許久,我沒有說話,以為不知道從何說起。

腦袋在昏昏欲睡,記憶錯亂的找不清出路。我殺了蕭瑾冬,蕭瑾冬殺了我,我們合葬在新立街108號,永遠不再分開。

這似乎成了這一天最后的溫暖,我伸出手顫抖地握住紙杯,用力過猛,咖啡灑了滿桌滿身,我被燙了一下,才意識到,自己活著,并沒有變成森森白骨,可是蕭瑾冬那?

我抬頭望向四周,卻再無一張熟悉的臉。

小說《幸得相愛,蕭少蜜蜜寵》 第十一章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玄幻小說
  2. 搞笑小說
  3. 古代小說
  4. 都市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鸟叔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