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孟婆,今天算命嗎?

更新時間:2019-07-02 12:03:24

孟婆,今天算命嗎? 已完結

孟婆,今天算命嗎?

來源:微小寶作者:兔子夏分類:言情主角:孟無憂黎瑾川

獨家完整版小說《孟婆,今天算命嗎?》是兔子夏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孟無憂黎瑾川,內容主要講述:她是地府第一美人,統領一千零八位勾魂使,氣勢萬千,一朝犯錯被罰成了凡間的女胖子。 對此,孟無憂很是憂傷,變成胖子她忍了,法力時好時壞被鬼追她也忍了;可問題是,她對那個毒舌、傲嬌又腹黑的傲天山莊的莊主黎瑾川簡直不能忍,脾氣差、武功差、性格差,這樣的黎瑾川根本就是閻王派來折磨她的。如果不是看在黎瑾川的氣運非常,她有求于人家,孟無憂發誓,她是真的想把黎瑾川給帶到黃泉下頭去……...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天亮之后,衙門再次陷入了忙碌之中,唯獨后院卻是一片寂靜。孟無憂霸占了后院,坐在地上,嘴里咬著筆桿子,和地上的符咒大眼瞪小眼的。這一次,孟無憂再次完美了詮釋什么叫作‘吹牛遭拆臺’了。

沒錯,孟無憂的法力再次失效了。

嚴格來說也算不得上失效,最多也就是畫出來的符咒沒啥子作用,布下的法陣如同涂鴉,除此之外,其他的都還是好的。可問題是,除了這些,她也真想不出來自己還能干些什么,畢竟她到了人間就不在不是那個威風八面的勾魂使了,也沒有那個談笑間輕松抓鬼驅魔的能力了。

韓晨端著飯食走到了后院,將飯食放在石桌上:“孟姑娘,我給你送吃的來了。”說著,看了一眼滿地的符咒,不由得贊嘆了一句:“果真是人不可貌相,沒想到孟姑娘一個早上就能畫出如此多的符咒出來。韓某佩服。”

說著,韓晨拿起了一張看了看。他看不懂這些符咒到底是個什么,可他記得很清楚的是,當初他外婆畫符咒的時候,一天最多也就兩張,而且每次畫完,外婆都是氣喘吁吁滿頭大汗,像是耗費全身氣力一般。可現在,滿院子的符咒,而孟無憂臉上也看不出一絲異樣,果然是個厲害的人物啊。

本來孟無憂那點憂慮都隨著飯香飄散得無影無蹤了,結果在聽到韓晨的話又接觸到韓晨那隱約崇拜的眼神之后,孟無憂的理智再次上線,那點憂慮也突破了飯香的誘惑。

孟無憂看了一眼那飯食又低下頭去,暗暗嘆了口氣,這樣下去說不定她真的會瘦啊。她都聞到雞腿的味了啊……

見孟無憂又低下頭認真畫符咒的模樣,韓晨也不逗留打擾孟無憂了,輕手輕腳地又離開了后院。

等到韓晨離開,孟無憂這才抬頭,看了一眼韓晨離開的方向。泄氣的往后一躺,也不管地上臟不臟了。

按她那倒霉屬性,這一次的紅衣厲鬼估計可以攆著她繞著整個天啟王朝追一圈也說不定。側過身,孟無憂枕著自己的手臂,默默地開始咬手,她話都已經放出去了,要是解決不了這件事,她的名聲就沒了,而且有可能下半輩子都的交代在牢里了。越想越偏,孟無憂都開始想到了牢里的悲慘生活,可就是忘了要好好地去琢磨琢磨符咒法陣的事兒……

到了夜晚,韓晨讓所有人都離開了衙門,將犯人也都遷走了。張仲是最后一個走的,臨走之前還瞪了一眼韓晨和孟無憂。送走了張仲,韓晨回過身來向孟無憂開口:“如果你解決不了就不要逞強,一切以你自身的安全最重要。丑時一刻,我一定會帶人回來。你放心,就算你解決不了,我也會想辦法保住你,不讓你真的去坐牢的。”

“恩,記住不要提早了,提早了會沖撞到它,到時候就更麻煩了。”孟無憂已經是生無可戀了,可事到如今,孟無憂的另一個毛病又犯了,那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丑時一刻是陰陽交接的時候,屆時是它最弱的時候。而在此之前,則是陰氣最濃重的時候,那時你要帶人過來,只怕是不妥。還有一點你要記住,你帶來的人一定要全部都是男的,借你們的陽氣可以克制陰氣。”

“好,就按你說的。還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嗎?”

“沒了,你早點走吧。”孟無憂擺了擺手,示意韓晨趕緊走。韓晨也不猶豫,再次囑咐孟無憂小心之外,離開了衙門。

孟無憂回過身,看著身后的衙門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周圍街道兩旁的燈籠光亮似乎都不能刺破這里的黑暗一份。此刻的衙門就像張著血盆大口的妖怪,在等著獵物乖乖進去。就連那明鏡高懸的牌匾都沾染了幾分詭異氣息。孟無憂的一張臉都糾結在了一起,摸了摸自己貼身放著的東西,孟無憂感覺到她的憂傷有點大。

在衙門里轉了好幾圈,又在后院里就著毛月亮吃了一會兒東西。外頭打更的聲音隱隱傳來,不遠處傳來一聲厲叫,這時間就和打更一樣準時。孟無憂站起來身來,鬼鬼祟祟地走出后院長廊。隨后,快速地向著牢房走去。

白天的時候孟無憂已經觀察過衙門的地形了,她現在要做的就是反引誘。那紅衣厲鬼是通過厲叫引誘捕快過去,再迷失他們的心智自相殘殺。而她要做的就是完全不理會這厲叫,把那紅衣厲鬼從牢房里給引出來。

在牢房里繞了三圈,孟無憂終于發現了一個致命的問題。紅衣厲鬼走路靠飄,她走路那是完全靠腿。扶著墻,孟無憂已經走得氣喘吁吁,真想一頭睡在地上。身后不遠處隱隱約約傳來詭異的笑聲,看來那紅衣厲鬼認定了孟無憂是個沒什么用的家伙,不急著趕上,反倒是起了玩弄孟無憂的心。

孟無憂苦著臉,繼續往前跑去。她討厭這種生活,她寧愿被鬼追著跑也不要被鬼當成這耗子玩弄,不對,不管是哪一種她都不要。

在衙門里繞了一大圈,孟無憂推開后院的大門,終于成功的到了后院畫著法陣的地方。孟無憂氣喘吁吁的轉過身,不一會兒,那笑聲已經到了大門后頭,一只骨瘦嶙峋的手搭在了大門上,下一刻,一張恐怖到了極點的臉就出現在了門后,探出頭來看著孟無憂。

一天不見,這紅衣厲鬼的模樣就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那一雙泣血的眼睛里已經看不到眼珠,只剩下了眼白。那臉上的兩個大叉叉,血肉都被翻了出來,在那翻出來的血肉里,孟無憂甚至看到了魂魄在里頭嘶喊掙扎,孟無憂記得,除了那死于非命的犯人,還有幾個一直昏迷不醒的人。現在看來,她是知道為什么那些人會昏迷不醒了,原本以為只是丟了一魂三魄,感情魂都在別的鬼那,這還怎么醒?

那紅衣厲鬼向著孟無憂一步步地飄來,每飄動一點,那血肉就開始散架,搖搖欲墜的掛在身上。最后那紅衣厲鬼停在了孟無憂身前,身上的血肉有一塊掉在了地上,那紅衣厲鬼立馬撿起來迫不及待地吃了下去。

這一舉動成功惡心到了孟無憂,孟無憂捏著鼻子往后退了一步,這嗅覺怎么不跟著法力一起失效了呢?此刻的后院,孟無憂能聞到的只有濃濃的尸體腐爛的味道。

“救命,救救我……”吃完了自己的肉,那紅衣厲鬼突然哭起來,伸出手想要抓住孟無憂。孟無憂往旁邊一跳,躲開了那手。常人是看不見鬼魂的,縱然是像厲鬼這種怨氣深重的,最多也只能是迷失人的心智,控制他們罷了。想要真正的接觸到人,那的要天時地利人和。簡而言之就是那人夠背,才會被鬼接觸,也就是所謂的鬼上身。

孟無憂不一樣,她現在雖然算是人,可她能看見鬼魂聞到鬼魂的味道,能直接和鬼魂對話。自然,鬼魂也能觸碰到她。那紅衣厲鬼的手上一片血污,被這手抓到,她的衣服可就毀了。

紅衣厲鬼見孟無憂躲開,呆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抬起頭的時候,紅衣厲鬼的臉整個扭曲了起來,厲聲尖叫起來,向著孟無憂撲了過去。

“我去,什么鬼?”孟無憂掉頭就跑,這一言不合就撲都是什么習慣:“你追我干什么?好好說人話不行啊?人話不會說,說鬼話也行啊。”繞著后院跑了幾圈,孟無憂的體力漸漸透支,她試著發動法陣,可是法陣壓根沒有反應。原本一路上的符咒都起了一點反應,困住了那紅衣厲鬼出不去這衙門。可是到了關鍵時刻,這法陣還是拖了她的后腿啊。

到最后,孟無憂實在是跑不動了,扶著胸膛大口呼吸。身后陰氣逼近,孟無憂轉過身,那紅衣厲鬼的臉已經逼到了自己跟前。孟無憂還沒反應過來,那紅衣厲鬼一雙枯抓的手已經掐住了孟無憂的脖子。

孟無憂咳嗽了幾聲,想要掙扎,可是紅衣厲鬼的力氣出奇的大,她怎么掙扎都沒用。感覺著自己的氣息越來越弱,孟無憂努力地從貼身的袋子里掏出一截香,那香和普通人的大拇指差不多長。看了一眼那香,孟無憂只覺得肉痛無比。可現在,活命明顯比肉痛要好。

“天夕香起,地界門開,陰兵鬼將,聽汝之命,速現人間。”孟無憂的聲音剛落,那截香無火自燃了起來。

裊裊煙霧升騰而起,紅衣厲鬼身后不遠處出現了個漩渦,沒多久,一隊全副武裝的鬼差已經出現在了天臺之上:“屬下拜見孟大人。”

“大人……個……球……”孟無憂的臉漲得通紅,已經是透不過氣來。鬼差這才注意到,他們的孟大人快要被厲鬼給掐死了。這才慌亂起身,掏出鎖魂鏈勾住了厲鬼,將厲鬼給拉了過來。

得以喘氣的孟無憂狠狠喘了幾口氣,氣還沒勻過來就去吹那截香,可是無論孟無憂怎么吹,那截香就是不會被熄滅。孟無憂的一張臉比剛才還要難看幾分。

紅衣厲鬼兇狠,幾個鬼差各種扯著鎖魂鏈也只能是勉強牽制紅衣厲鬼罷了。領頭的鬼差湊到了還在搗鼓吹香的孟無憂身邊,小心翼翼地開口:“孟大人,這可怎么辦啊?”

“什么怎么辦?直接拖回地府不就完了。”那截香燃到了一定的位置才自動熄滅了,孟無憂見狀,狠狠地低罵了一句,將那截香重新收回。

鬼差耷拉著臉,再次開口:“孟大人,這厲鬼身上還有生魂呢。”

孟無憂轉過身,盯著那正在兀自掙扎的紅衣厲鬼,沒好氣的一把扯過鬼差身上的勾魂刀,將勾魂刀上的勾魂鏈當成長鞭揮了出去,準確無誤的將紅衣厲鬼纏繞起來;下一刻,孟無憂揮舞這勾魂刀對著紅衣厲鬼劈過去。

紅衣厲鬼呆滯在了原地,孟無憂收了勾魂刀,抬手對著紅衣厲鬼就是幾巴掌,將那幾個藏在臉上的生魂給震了出來。生魂一出來,立刻向著遠處飛去。

紅衣厲鬼褪去了剛才的恐怖相貌,一雙眼睛也不再泣血,恢復了為人時候的清澈。

許是發現了自己的處境,紅衣厲鬼哭喊起來:“大人,我冤枉啊。大人,我冤枉啊。”

“冤屈與否,自有判官大人裁決,豈容你在人間肆意妄為。”剛才還一副晚娘臉的鬼差此刻嚴肅著神情,倒有幾分剛正不阿的態度。

“你有何冤屈,不妨說來聽聽。”孟無憂來了興致,她倒是很想知道,這紅衣厲鬼有什么個冤屈,居然能到這衙門興風作浪。

見孟無憂過問,鬼差趕忙提醒:“孟大人,這不合規矩啊。”

孟無憂將勾魂刀往肩上一扛,轉過頭挑起眉來,拖了長音的回答了一聲:“是嗎?”

鬼差下意識地退后了一步,搖搖頭:“不……不是……”

孟無憂又回過頭去,讓紅衣厲鬼訴說冤屈,鬼差盯著孟無憂的背影默默垂淚。為什么它覺得剛才它要是再阻攔,孟大人手中的勾魂刀會對自己砍下來。嗚嗚嗚,它到底是造什么孽了,不是說孟大人是地府第一美女,溫柔似水嗎?為什么它見到的孟大人不是傳說中的那樣的……

小說《孟婆,今天算命嗎?》 第九章 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鬼?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驚悚懸疑小說
  2. 輕松爽文小說
  3. 現代小說
  4. 游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鸟叔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