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更新時間:2019-06-24 14:04:45

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連載中

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晚風吹行舟分類:仙俠主角:笩晚舟上沅

經典小說《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是晚風吹行舟最新寫的一本仙俠風格的小說,主角笩晚舟上沅,書中主要講述了:你愛我么?笩晚舟含著淚問上沅,手里的劍止不住的顫抖。上沅沉默不語,為了世人他不能說愛,但是也強迫不了自己說不愛。笩晚舟吐了一口鮮紅的血,漸漸魂飛魄散。如果有來生,但愿我們再也不見。由女主重生,復仇而展開的一系列故事,圍繞著修仙,男主與女主的愛恨糾葛展開的一系列故事...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啊~噗~

筏一吐了一口鮮紅的血,將原本白綢子的素衣,染的鮮紅;衣擺下方的白鶴,也變成紅鶴了。

玲子手足無措,她嗅著筏一的味道爬到他身邊,緊緊的抱著暈死在地的筏一,失聲痛哭;哭聲嘶啞,無助弱小。

“爺爺,你還好嗎?你不要嚇我啊,爺爺你回答一聲啊。”

玲子哽咽的說著,一字一句,句句錐心。

妹妹你不要激動,筏一爺爺只是暫時暈死過去;你不要緊張。看我不殺了這妖女,來解心痛之恨。茲九對滿臉淚痕的玲子溫柔的說。

血,一滴一滴如同瀑布般涌撒出來,噴在玲子慘白的臉上,玲子空洞的雙眸由原本的漆黑一片,變成被紅血絲組織的血瞳,眼角流出混著鮮血的淚水。嘴里大聲的呼喊爺爺,爺爺。

“哈哈,中了我的混炎掌是不可能再活著的了,小鬼,你就哭吧,要大聲的哭,好好送你爺爺一程,讓他知道他的孫女有多孝順。”蛇女嘶吼著嗓音,猙獰的笑著。

少廢話,看招吧,殿業把你的狼族匕首扔給我。茲九心急如焚,對著一旁被嚇呆的殿業大聲喊到。

此時妖女受了重傷,現在殺了她絕對是絕好的機會。茲九在心里暗自盤算,臉上露出絲絲得意。

只是……

不一會兒功夫,那蛇女居然恢復的和先前一樣,不,比先前更精神了。身上的血跡全都消失不見了,瞳孔也變為原先的墨綠色。

想殺我嗎?乳臭未干的小子,你懂什么叫魂飛魄散么?今日就讓你感受一下皮膚皸裂的感覺。

蛇女扭著細軟的蠻腰,不慢不緊的走向茲九,腳下的銀鈴發出清脆的響聲,好似在慶祝最后一道血祭。

她扭過頭發現摟著筏一的玲子,輕蔑的說

玲子?我看你怎么都像筏晚舟,所有和她相像的人,我都要殺之而后快,今天就是筏一和你們的死期了。蛇女仰天哈哈大笑,那笑聲尖銳的刺耳。

剎那間,天空飄起許多桃花瓣兒;如同一場桃花雨來襲,洋洋灑灑;落下的花瓣灑在玲子的臉上,發頭上,肩上,美麗極了;同時也將灑了一地的血,都覆蓋了成粉色的了。

方圓百里,一步一里皆是滿地桃花,清風徐來,陣陣清香;沁人心脾。

望舒伯伯,沒錯,是望舒伯伯的氣味。玲子慘白的臉上露出絲絲笑意,隨后又暗淡下來。

青衣飄飄,白色蜀錦織的馬蹄靴,踏在柔軟輕薄的花瓣上,好像有一副畫中仙人的視覺,手持仕女扇,輕輕蒲扇,別有一番格調。

“好大的口氣啊,蛇女怕是忘記我的存在了吧;當日之苦,這么快就忘了。那今日就讓你永生難忘。”

一股冷流襲來,仿佛能將方圓百里的花草樹木都冰凍起來,這殺氣遠遠超過蛇女的,剎那間爆發出來;逼得蛇女往后退了退。

“是她一掌拍向了爺爺,將爺爺打傷;望舒伯伯你一定要為爺爺報仇啊!”玲子哭喊著說。

望舒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筏一,心中苦不堪言,蹙了蹙眉,倒吸一口涼氣。

怒火立馬涌上心頭,瞳孔聚成深紅色,念了念口訣,手持的仕女扇,銀光一閃。仕女居然用絲巾掩面出來了,殺氣騰騰,完全與望舒的格調不同,但可以肯定的是仕女容顏姣好,身姿完美。

殿業與茲九簡直看呆了,傳說桃樹是雌雄同體,修煉成人形時需要選擇性別,法術高強的則可以同時修煉兩者,一般隱藏起來的那一面是最具有殺傷力的,最兇狠的。但若隱藏的那一面魂飛魄散了,則整個元魂都將破碎,所以大多數情況都不會召喚自己的仕女。

千百年來,望舒召喚仕女只有倆次,一次幫助筏一救筏晚舟,一次就是現在。

蛇女,我本諒你身世可憐,曾救你一命;可你居然不愿意惜命,竟然用混炎掌打筏一,那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了。

此時萬籟俱靜,漆黑的夜,仿佛將要迎來破曉。毒瘴氣也開始慢慢消散,剛剛濃烈的妖氣也變得淡起來。

蛇女不再狂妄的嘶吼了。她知道此時對她不利,望舒居然召喚仕女,混炎掌固然厲害,但是只能用一次,如若一次未中則需要運功很久才能使用第二次,強行運行還會對身體造成嚴重的反噬效果。

蛇女此時面目鐵青,手中握著的彎鉤刀不停的顫抖。

“哼,好漢不吃眼前虧,反正筏一中了我一掌估計也是要魂飛魄散的;取你狗命也不急于一時,等著這三界都將是我和哥哥的。”蛇女冷森的說。話畢化為一道黑色的煙云,消失不見了。

“口氣真是狂妄,剛剛不還是說生吃了本殿下么?回來呀!我們決斗”。殿業指著蛇女消失的地方,破口大罵。

你夠了啊,給我安靜一點。茲九一個手掌劈在殿業臉上,讓罵罵咧咧的殿業平靜了下來。

“啊,好疼,我打不過,還不能罵倆句么?”殿業嘟囔著說。

玲子在一旁,倆眼掛著淚水,緊緊的抱著筏一,沒有一刻松手。

望舒看著受了重傷的筏一,便沒有去追逃走的蛇女了;但他發誓,此生定要誅了那蛇女的賤命。

他走到玲子身邊,附身下蹲,一把將筏一抱入自己的懷抱。

雙手合十,速念口訣,帶領三人一同離開這個地方。

霎時間,森林全都地陷了,燃起紫色的煙火,頃刻間化為烏有;仿佛本來就不存在這個地方一般。

昏迷……

玲子昏迷了三天三夜。

“玲子,你快醒醒,起來吃飯了。”昏迷中的玲子,隱隱約約聽到爺爺在她的耳畔溫柔的說著話。

玲子睜開疲倦的雙眼,感覺到一股陣痛,那正是陽光刺眼的感覺,使得她無法睜開雙眼。

他隱隱約約地看見爺爺正端著熱乎乎的粥,坐在自己床邊。便一下子撲入爺爺的懷抱。小聲的抽泣說:“爺爺,我做了一個很可怕的夢,我夢見你一身都是血,就快要死掉了”。

爺爺輕輕地佛摸著玲子的頭,溫柔的說:“怎么會呢,那只是夢而已。你眼睛能看得見嗎?”

筏一充滿期待的問,眼神竟藏了絲絲不舍,難過與期待在心中悲喜交加。

親情,兩個字眼中包含了多少愛與奉獻,年少的我們總不會領悟,領悟時又有多少事無可挽回。

眼睛,是的。此時玲子已經可以隱隱約約的看清物體的形狀了,玲子望著爺爺的臉,只能模模糊糊的看清爺爺的輪廓。

玲子激動地問:“爺爺,為什么我能看見了?”

聲荒蠻之地又有何懼,我這一生沒能保你周全一次就夠了,這一次就算是千難萬險我也要將你一生妥善穩藏。

小說《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第九章:暗藏風波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重生小說
  2. 貴族小說
  3. 腹黑小說
  4. 青春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鸟叔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