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我的夫君是仙尊

更新時間:2019-06-11 14:47:06

我的夫君是仙尊 連載中

我的夫君是仙尊

來源:花生小說作者:高貴先生分類:仙俠主角:玄北忘笙

小說主人公是玄北忘笙的小說是《我的夫君是仙尊》,是作者高貴先生最新寫的一本仙俠類型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從我修成人形以來,就一直生活在一條黑漆漆泥鰍的魔爪之中。到后來才懂我是多么的沒見識,昆侖山望天閣住的是川冥仙尊,是一條修煉了整整十萬年的黑龍,不是什么泥鰍……總之被他壓迫了七百多年,我悄悄溜下了山。...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接下來的幾天我都昏昏沉沉的,偶爾清醒的時候,只聽泥鰍和一個白胡子老頭在低聲說著些什么。

比如說:

“尊上,上頭差老夫來問問,那事您辦的如何了。”

“本尊自有分寸。”

“上頭的意思是……您打算什么時候出手?”

“呵,”泥鰍冷笑一聲:“本尊可從未說過,本尊要插手你們那些破事!”

“尊上這萬年來力護仙界安穩,我等自然心存感激……”那老頭頓了頓:“只是這神器之事,牽扯甚廣,還望仙尊三思。”

“盤古斧,崆峒印,仙界已有其一,只要不落入魔族手中,再過一萬年,也不會出什么大事。”

“那九幽之處的女媧石……”

“老君,你莫要老糊涂了。”泥鰍的聲音里已經帶上了明顯威脅的意味:“千萬年來,那九幽之處,除了輪回,什么也沒有。”

“那仙尊您可知道……”

“……他與此事無關。”

……

七百多年來,我并不是從未對自己的來歷起過疑心。

玄北這條泥鰍,雖說看得緊,但七百年啊,總有疏忽的時候。

更何況,他允許我隨意出入藏書閣。

書冊古籍真真是個好東西。

七百年來,我沒見過幾個外人,但是通過泥鰍的書,我也對外面的世界有了一定的了解。

上古大荒之時,混沌初開,陽清為天,陰濁為地。

乾于天,坤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

久而久之,便分了四海六界。

而這乾坤天地間,有三樣寶物神器。

盤古斧,崆峒印,和女媧石。

崆峒印為東海龍族世代鎮守,已有千萬年之久。

盤古斧則早在洪荒時期便碎了,散落六界,至今下落不明。

而女媧石……

大概從來沒有人見過吧。

至少泥鰍藏書閣里面的書從來沒有記載任何關于女媧石的細節。

只有在提到天劫的時候,寥寥幾筆帶過。

說是什么,女媧石出,天地色變,恐乾坤動蕩。

我當時還覺得好笑,乾為天,坤為地。能讓天地蕩秋千的,那得是多厲害的寶貝!

現在想想,著實是我見識淺薄了。

盤古斧一劈下去開了天地,崆峒印一呼下去分了六界,說女媧石能撼動乾坤,還是有可信度的。

只是女媧羽化之后,并未留下任何與女媧石有關的線索,這件事情在千萬年前便不了了之了。

后來有傳聞女媧石出現在神氏玄女隕落的幽冥之地,其他五界曾派大批人馬去找尋神器,卻全都無功而返。

再然后,便是泥鰍在忘川渡劫,將我帶回昆侖山了。

九幽與天地同壽,千萬年來,怎就我一滴忘川河水有了神識?

怕是泥鰍渡劫的時候,天雷觸動了黃泉下面的東西,剛巧讓我得了大機緣,這才由那六界的陰濁之中生了意識。

而那般污濁陰暗之地,能有什么大機緣?

答案呼之欲出。

玄北怕是也想到了這一層,才會將我帶回昆侖山,放到眼皮子底下。

七百余年,他竟一直都忍住沒有盤問我,不得不說戰神仙尊好耐力。

之前赤胥在我額頭輕輕一彈,傳入我體內的正是黃泉下的陰煞之氣。

而我有這么大反應,更是證明了我不是一滴普通的忘川河水。

我可不是一般的水,我可是有大機緣的水。

只需要再搞清楚之前的大機緣究竟是什么,說不定就能順藤摸瓜找到女媧石。

女媧石屬陰,與其他神器不同,其內蘊含的巨大能量至陰至寒。

但是如果我真的與女媧石有關系……泥鰍會不會干掉我?

帶著這樣可怕的想法,我顫顫巍巍地睜開眼睛,看到璉光正在屋里掃地。

“璉光,玄北呢?”我的聲音啞得十分難聽,像是八個月沒喝過水一樣:“我好像聽見他和人說話呢……”

璉光見我醒了,先是一喜:“忘笙女君!你可算是醒了!我這就去叫仙尊過來!”

“等等等等……”我活動了一下酸疼的四肢:“我睡了多久?”

“那日魔族的賊人潛入女君的住處,襲擊了女君;女君昏迷至今,可是躺了足足七日。”璉光扁著嘴說:“尊上的臉比鍋底都黑,連太上老君都請了過來,給女君療傷……”

啊,所以之前和泥鰍說話的人是太上老君……我揉了揉太陽穴:“行了行了,這里不用打掃了,你讓我再躺會兒……”

璉光朝我微微俯身,便退了出去。

璉光出去之后,我又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覺,再次醒來時,已是深夜。

床頭點著一盞小小的長明燈,而泥鰍正拿著卷竹帛,坐在床尾,眉宇間有些疲累。

“醒了?可還覺得哪里不舒服?”見我睜眼看他,他將竹帛放到一旁,起身倒了杯水給我:“喝點水。”

我沒有接,定定地看著他:“赤胥……是你故意放進來的?”

他一怔,垂下視線,將瑩白的杯子放到床頭:“你什么時候知道的?”

我輕笑,有些驚訝他竟就這么承認了:“昆侖圣山上的結界,雖說是你當初一手布的,可也矗立了幾萬年。幾萬年啊……即使是在你瀕死的時候都不曾有絲毫的破裂,若不是你故意放水,赤胥怎么可能進來?”

“……”他的臉色變了變,說道:“我……沒想過讓你受傷。”

這次我笑出了聲:“那么尊上,你又是為何留我到今日呢?”

他張了張嘴,神色黯了黯:“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七百多年啊……哈哈哈,真不愧是叱詫風云的戰神,為了這一天,忍了我七百多年。”我笑著說道:“你明知道帶我去臨安城會遇到赤胥,也知道他一定會認出我脖子上的冥玉……費盡心思,不就是為了引赤胥跟來昆侖山,用他手中的陰煞之氣勾出我體內與女媧石的聯系嗎?”

玄北露出了震驚之色:“阿笙,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見他這般反應,肯定了心中的想法:“猜的,我以為你更擅長撒謊。”

他一愣,垂在身邊的雙手抖了抖。

的確,我說的這些話,十之八九都是猜的。

但是他的表情,他的反應,無一不證實了我的猜想。

嘆了口氣,我閉了閉眼:“我想自己待一會兒。”

“阿笙,我……”

“你瞞了我七百多年,”我的聲音有些顫抖:“你讓我自己待一會兒。”

他又是一怔,半晌,輕輕退了出去,輕輕地關上了門。

我仰面躺在床上,瞪著天花板。

我很生氣。

因為我以為他也同我一般……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所以百年來,他囚我困我于昆侖,我甘之如飴。

甚至偶爾還會假裝要悄悄溜走,只是為了試探他是否會緊張。

可后來疑點越來越多,我不得不開始懷疑他另有目的。

直到他說,要帶我下山。

我雖身居望天閣,卻也經常聽小童子們聊天。

魔族小皇子赤胥最喜流連于人間的煙花之地,尤其是在人間過節的時候。

而玄北傷勢尚未痊愈,便強撐著帶我下山……而送我斬穹,送我冥玉更是有愧疚補償之意。

只能說,一代仙尊驍勇善戰,最近撒謊卻并不能反映他平日里的水平。

我覺得有點難過。

不,是十分難過。

雖然早就猜到了他帶我出幽冥是有目的的,但聽他親口承認……

還是很難受。

現在通過赤胥,他算是肯定了我與女媧石之間的聯系。

說不定我還是一滴水的時候,碰過女媧石。

說不定忘川河的源頭,就是女媧石。

說不定的事情還多呢,我就這么瞪眼等到了天亮。

早上璉光來叫我去天衡居吃早飯的時候,我猶豫了一下,還是跟著他過去了。

玄北表現得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淺笑著招呼我:“阿笙,來吃飯了。”

他今日穿了一襲白衣,在淡淡云霧繚繞之下,頗有些像畫里走出的男子。

我抑制住乖乖聽話的沖動,站在原地沒有動:“仙尊,您是打算借著演下去嗎?”

然后我看著他拿著茶壺倒茶的手狠狠地一抖,滾燙的茶水浸濕了他的袖子。

良久,他說:“若我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可還愿意留在昆侖山?”

我失笑:“我都在這里待了七百多年了,以后還打算接著困著我嗎?”

他抿了抿嘴,眼里似是有痛苦之色,看得我心尖一顫。

“阿笙……”他輕聲說道:“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從未想過……騙你。”

我想了想,他確實從未說過留著我沒有目的,可是……

“那你還不是瞞了我七百多年!”我握了握拳頭,穩住心神:“你倒是說說,為什么瞞了這么久?只要你說……”壓住哽咽,我直直地看著他:“……只要你說,我就信。”

他起身,走到我面前,抬手理了理我的頭發:“阿笙,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千年前,我帶你回來,確實是有私心。”他定定地看著我:“我算出你與女媧石有千絲萬縷的聯系,可我從未想過傷你……只想著帶你回到昆侖,只要六界皆不知你,等你學會人情世故再放你下山,便一切安好……”

“……后來,就是在這里,你初成人形……”他突然笑了,笑得那么耀眼,眉宇間是讓我不敢相信的溫柔:“驚鴻一瞥,我突然就不愿放手了。”

我聽得一愣一愣的,好半天才說道:“你你你……你什么意思?”

“本來想著只要你辯是非懂黑白,便放你下山……”他閉了閉眼:“囚你困你是我自私了……只是……”

他睜開眼睛,雙眸中好似盛了那天河中所有的璀璨星光:“只是吾心沉醉,不能自拔,這一猶豫,竟不舍了七百余年。你又不曾問,我便……假裝你猜不出……”

“你……”我眨了眨眼,突然十分地委屈:“那你為何不主動提起?”

“阿笙,我害怕。”他輕嘆,抬手細細地將我眼角的淚拭去:“我怕你不喜我一身業障,我怕你厭惡我一身殺戮,我怕……我害怕你不喜歡我。”

“……”委屈過后,只覺得有點生氣,又有點好笑。

九重天戰神,堂堂仙尊……也有這樣的小心思嗎?

“你笑什么?”他的聲音里帶上了三分緊張。

“你真的以為,七百年來我就一直沒有機會溜走嗎?”我低下頭,動了動腳趾頭:“不想走,還不是因為……喜歡你呀!”

猜你喜歡

  1. 靈異小說
  2. 江湖恩怨小說
  3. 玄幻小說
  4. 民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鸟叔登陆